直播打赏乱象丛生

时间:2020-09-17 14:52:57

直播打赏成为一种准赌博,礼物为赌资,主播为庄家,规则由平台制定

在网络直播间,主播用假惨、审丑、央求甚至贬低等方式赚取礼物的现象并不鲜见

“如果想对某个人送礼,可以将钱直接打赏给某个主播,再由直播主体提现,完成资金转移,直播平台可能成为行贿的温床。”

文 |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 王劲玉 李紫薇

网络直播已经成为许多人社交、生活的一部分。根据第45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截至2020年3月,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.6亿,较2018年增长1.63亿,占网民整体的62%。网络直播对人们的影响越来越大,也是部分从业者的主要生活方式。

记者调查发现,网络直播中,为获得打赏,主播开竞猜局引导粉丝“下注”、相互比拼所获礼物、无下限互动、卖假惨进行网络乞讨进而获得礼物等乱象层出不穷,一些有违公序良俗的直播方式被直播平台默认甚至鼓励,被观众所接受和习惯,亟需引起警惕。

准赌博:“下注”、“争榜”、惩罚,吊足粉丝胃口

记者调查发现,依托网络直播平台设计的游戏规则,直播打赏成为一种准赌博,礼物为赌资,主播为庄家,规则由平台制定。

“下注”。直接“下注”行为多发生在网络游戏直播和直播PK环节中。

游戏直播是网络直播中用户规模最大的直播形式之一,用户规模达2.6亿。“在斗鱼、B站等平台上,主播可直接在直播页面上‘开盘’”,喜欢看游戏直播的在校大学生王旭说,进入“盘口”,观众可以用虚拟货币“下注”,押游戏中能否杀够多少人头或猜赢家,猜中则下注的虚拟货币翻番,反之被另一方赢走。

记者了解到,在游戏直播中,与单纯用钱购买的礼物不同,观众主要通过积累观看时长、参与互动等方式获得下注所用的虚拟货币,也可直接购买,平台的签约主播可将这类虚拟货币提现。除在平台上“开盘”,一些主播还建立微信粉丝赌博群,或在直播页面上放置博彩网站的二维码,将“准赌博”延伸到社交媒体和博彩网站中进行“真赌博”。

在网络直播PK中,规定时间内,粉丝送出礼物,收获礼物数量多的主播赢得比拼。“在直播平台上送礼物操作简单,加上氛围紧张,如果碰巧又比较喜欢这个主播,人的情绪就会被调动起来,冲动消费,未成年人尤其难以控制住自己。”一有空闲时间就会观看网络直播的公司职员郭子晴说。

“争榜”。主播与粉丝的关系往往分为以下几个层级:在直播间互动、拉入微信粉丝群、主播关注粉丝、加微信、线下互动等,步步升值。“其实有点像游戏中的升级,粉丝用钱一步步接近喜欢的主播。”王旭说,“每一步,主播都会对刷礼物的粉丝作出热情回应,比较容易让人上瘾。”

惩罚。在网络直播PK中,输家接受惩罚,惩罚方式由赢方决定。郭子晴说,惩罚环节是粉丝打赏和点关注的另一个高峰期,所以惩罚方式不断翻新。

湖南省长沙市一家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,俗称网红经纪人)机构负责人贺龙表示,直播平台与主播个人或MCN机构将礼物收入按比例分成,一般是五五或四六分,定期变现。“主播努力,平台躺赢,所以平台是很鼓励主播想办法获得打赏的,从平台页面和规则设计就能看出来。”他说。

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王四新教授认为,平台进行了成瘾式设计,原则是利益最大化,商业变现能力最大化,本质目的还是利用人性渴望成功和争强好胜的特点获利,和赌博的成瘾机制是一样的。

近年来,偷钱、借钱为主播刷出巨额礼物的案例屡见不鲜,有的一次花费几十万元,其中不乏未成年人。

乞讨化:假惨、审丑,剑指粉丝钱包

在一场抖音直播中,一位学生打扮的女主播突然在镜头前下跪磕头,“感谢哥哥们的礼物,我也没啥才艺,就给大家磕个头吧。”她说。在两个多小时的直播中,女主播频频下跪磕头,足足有20次,每次都将直播氛围带入一个小高潮,同时也收获了大量礼物。

记者梳理发现,在网络直播间,主播用假惨、审丑、央求甚至贬低等方式赚取礼物的现象并不鲜见。

假惨。抗癌、婚姻不幸、生活穷苦……网络直播平台上从来不缺乏悲惨故事,其中掺杂着不少卖假惨吸引粉丝解囊以获利的人。

审丑。在网络直播中,扮丑和说奇怪的话也能收获礼物。在抖音、快手等直播平台上拥有近百万粉丝的“放羊娃龙哥”是一位个头矮小、衣冠不整的青年,常年顶着一头凌乱的冲天髻。他在直播中的名场面是啃炊饼、挤眉弄眼和时不时抓乱头发、弄乱衣服。类似的主播还有“郭老师”等。

据记者调查,网络直播中的PK惩罚环节出现了寄出“原味”内裤、剪内衣等打擦边球行为;剃光头、用马桶水洗脸刷牙等低俗趣味;重复大喊自己是废物、从搭档胯下钻过等侮辱行为。

王四新认为,网络直播中呈现出的乞讨化倾向会把社会倡导的正面价值引向反面,如果没有有效引导,将导致正常审美的异化和社会价值观的混乱。如果其中涉及到没有独立价值判断的未成年人,危害则更为深远。

Copyrights©www.wangjinkeji.com网金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