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商直播产业园爆红之谜

时间:2020-09-12 14:00:30

下午6点,金黄色的夕照下,大量的出租车开始从四面八方鱼贯而来,并不约而同在九堡的中央大街前停下,从车里里走出的,多半是一个个穿着考究,妆容整齐的“小姐姐”。

2020年8月9日,杭州九堡新禾联创工业园区办公大楼,新禾联创公园位于杭州钱塘智慧城核心区域,占地116亩,总建筑面积18万方,由11幢旧工业遗存改造和2幢新建商务综合楼组成,是钱塘智慧城重点打造的集产业发展、企业孵化、展览展示、艺术休闲、特色配套于一体的新型4.0创意产业园

除了他们,各家小哥也开始推着板车走出来;园区中央大道两边的各类商铺,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卷帘门拉开的声音,“温州小海鲜”“三不牛腩”“老娘舅”快餐店也相继开张了。

这里,就是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九堡街道。从幅员面积看,这里方圆只有3公里左右,很小。从另外的角度看,它又很大,这里活跃着约600家网红孵化与营销平台、超过1万名电商主播、数百家品牌代理商和供应链企业。

如今很火的带货主播薇娅和她的团队就曾在这里驻扎,有人戏称,这里是电商直播的“宇宙中心”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个“宇宙中心”,从诞生到爆红,仅仅3年时间。

8月10日-12日,记者连续3天在当地采访,试图拨开繁华的表面,探求这个电商直播产业园区短时间内能够迅速壮大的谜底。

圈层

在九堡活跃有“主播圈”“机构圈”“品牌圈”多个圈子

既相互联系又彼此独立

“生意嘛,一天一两千个件,还是稳当。”说起自己的工作,笑容就从尹宝荣的脸上荡漾开来。

今年30岁的尹宝荣是湖南衡阳人,8年前,他来到杭州,在申通快递当上了一名快递员,先后在城市多个区域工作,到九堡,还是两年前的事情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被分配到这里,当时,因为要告别自己的熟悉的领地,到一个陌生区域去开疆拓土,他还很不习惯。

从方位上看,九堡位于杭州的东北部的城郊结合部,相对于中心城区,这里不是很繁华,而做快递,核心是要看揽件,因为提成比较高,做了一定时候,都有一些固定的客户。
 

到一个新的地方,相当于要把之前积累的客户全部扔掉,重新去开拓,加上各种快递公司都在拼抢,竞争很激烈,他已做好打一两个月“白板”的心理准备。

事实证明,他的担心是多余的。抵达九堡后短短几天,他的接单量就像迅速上升,从最开始的每天一两百单到一两千单,每天上午,雪片般的快递单子就会从园区中央大道两边10多栋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大楼里飞出来,少的一个房间10多个,多得一个房间几十百个。

印象最深的一天是去年“双11”那天,他总共得到了近5000个包裹订单,晚上回家,手都抬不起来。从货品上看,这里收到的包裹9成都是服装。

就在尹宝荣在自己的快递车边“守株待兔”时,22岁的江西女孩晓丹便利店匆匆吃完晚餐后,便一头扎进了旁边一幢大楼的一个直播间,等她赶到时间,直播间的灯光、商品、电脑等一切都已准备就绪,迅速换上第一套服装,直播开始了。
 

4年前,晓丹高中毕业后,她先是在广东打工,先后干过服装业、餐饮业。2017年直播兴起后,她与打工结识的朋友一起来到了杭州,身材纤细、脸蛋精致,颇为洋气的长相让她一进入直播圈就被一家MCN机构看中并签约,依托机构为她找到合作商家,所有收益自然与机构平分。

她每天的工作从晚上7点开始。一场直播中,前20分钟往往是热场,先简单介绍今天播的内容,等待着粉丝慢慢进场,当场子热起来后,她的情绪也会逐步激昂起来。

一场直播往往持续“8小时”,结束时往往到了凌晨2、3点,但那会儿兴奋劲儿还未消退。很多时候她会躺在床上看别人的直播,或者刷手机中等到凌晨4、5点,才开始入睡,然后一直到中午醒来。所以,很多主播的早晨是从中午开始。

这也是整个九堡的节奏。晓丹和尹宝荣,除了无数次的擦肩而过,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交集,甚至连一个点头示意都不曾有过,但他们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正是主播们在镜头前奋力的表现,尹宝荣的快递车里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。
 

像晓丹一样的主播有上万人,而在他们周围,除了类似尹宝荣这样的“下游”出口,更重要的角色在上游,就是商品的提供商。

今年41岁的姚景是杭州女装VOA的总经理,如今他们公司全部的商品都是在网络销售,其中,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直播。

目前, VOA先后签约了20多个自有主播,每天进行12到24小时直播卖货。主播往往选择用最新设计的样衣直播,当首单量确定后,业务部门便开始和后端的工厂开始进入生产流程。
晓丹、姚毅分别代表这九堡的两个核心圈层:主播圈和品牌圈,他们上下相连,相互影响,而在这之外,还有类似的机构圈、快递圈等,他们共同构成了九堡的整个生态。
 

Copyrights©www.wangjinkeji.com网金科技 版权所有